解读《藤野先生》的一个细节

解读《藤野先生》的一个细节


安徽  张斗和


  读过鲁迅的回忆性散文《藤野先生》,一个生活马虎,穿着粗心的藤野先生便立马在头脑立了起来,文章中有这样一个鲜活的细节描写:
  “这藤野先生,据说是穿衣服太模胡了,有时竟会忘记带领结;冬天是一件旧外套,寒颤颤的,有一回上火车去,致使管车的疑心他是扒手,叫车里的客人大家小心些。
  受军国主义思想影响的仙台“爱国青年”, 思想狭隘、妄自尊大、目空一切。就连“我”考试没有落第、刚刚及格都要讥讽。但这一次嘲笑的对象却是他们本土的老师,且说得活灵活现的,看来并非空穴来风,藤野先生确实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。
  “我”的亲见也证实了留级学生的所言不虚:
  “他们的话大概是真的,我就亲见他有一次上讲堂没有带领结”
  这个粗心的藤野,工作上又是怎样呢?文章描述了“我”与藤野先生交往的第一件事:
  “我交出所抄的讲义去,他收下了,第二三天便还我,并且说,此后每一星期要送给他看一回。我拿下来打开看时,很吃了一惊,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。原来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,都用红笔添改过了,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,连文法的错误,也都一一订正。这样一直继续到教完了他所担任的功课:骨学,血管学,神经学。”
  相信所有的读者读到到这段文字,也会像“我”一样感到震惊,会理解“我”为什么“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”。
  与穿着的粗心形成极大的反差的,是藤野先生对“我”的热心和细心!这种细心,这种关爱,对一个备受欺凌的弱国国民来讲,精神上的作用不言而喻。
  但是,这之前的一个细节不容忽视:
  “过了一星期,大约是星期六,他使助手来叫我了。到得研究室,见他坐在人骨和许多单独的头骨中间,——他其时正在研究着头骨,后来有一篇论文在本校的杂志上发表出来。”
  我们知道,藤野先生叫“我“的目的是讲批改讲义的事情。但接见的地点却耐人寻味:作者为什么要交代藤野先生在研究室里接见他呢?如果是写实,这种写实又有何必要?要知道,作者鲁迅先生向来是惜墨如金的呀!藤野先生在研究室里接见“我”,而不像一般人在办公室,是不是他这时还不知道“中国人是很敬重鬼的”呢?否则,“见他坐在人骨和许多单独的头骨中间”,这“恐怖”的情景不是把“我”吓坏了吗?
  这,是藤野先生的粗心,还是细心?
  从下文可知:藤野先生酷爱医学研究,非常了解邻近的中国的医学以及与医学有关的民俗。对中国人对鬼很敬重,他是听说过的;就连中国女人裹足的事,也想知道一个究竟呢。
“中国人对鬼很敬重”,具体到“我”,到底怕不怕鬼呢?
  我们来看课文这样一条注释:
  “鲁迅原是报着寻求救国道路的心愿到日本学医的。他说:‘我的梦很美满,预备卒业回来,救治像我父亲似的被误的病人的疾苦,战争时候便去当军医,一面又促进了国人对于维新的信仰。’”
  看来,虽然身为弱国国民,“我”崇尚的是医学救国,应该说是不相信什么鬼不鬼的。这在文中有所印证:
  解剖实习了大概一星期,他又叫我去了,很高兴地,仍用了极有抑扬的声调对我说道:    “我因为听说中国人是很敬重鬼的,所以很担心,怕你不肯解剖尸体。现在总算放心了,没有这回事。”
  对于中国人对鬼的无知的“敬重”,藤野先生没有在讲堂上当众批评、指责,更没有嘲笑中国的愚昧落后。他要做的只是不动声色地、默默地关注着,“很担心”而已,“怕”“我”放不开,不肯解剖尸体罢了。一旦知道“我”独特的“这一个”没有他所担心的这么回事,藤野先生的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从过去熬到了“现在”,由“担心”熬到了“放心”。他欢喜得连说话的声调都是“极有抑扬”的,喜悦之情,溢于言表。
  这种“担心”、“放心”,实际上还是一种关心,一种尊重。藤野先生没有民族偏见,尊重  “我”的民族传统的宗教信仰、文化习惯,给了“我” 热情的帮助和无私的关心。
  这样看来,藤野先生接见“我”的地点的选择,不是粗心,而是一种不易察觉的细心,一种更深一层的细心。
  正因为知道中国人的这种“敬重”, 藤野先生才故意犯忌,安排在研究室接见“我”,而他自己就坐在人骨和许多单独的头骨中间,正在研究头骨。这在一些中国人看来,或许觉得很怕人。可在藤野先生看来,却是日常工作和日常生活习惯使然,他更想以此实际行动来说话,在上解剖课之前,看似不经意间,让“我”,——一个来自“很敬重鬼”的特殊之邦的人,不管你是不是怕鬼,先有一个见习过程,有一个缓冲和适应的梯度,好慢慢来调整自己的心态。或许就能够隐约有些感性的认识,骨头这么些“鬼东西”,并不是什么神秘、可怕的怪物。你看我藤野不就坐在各种骨头中间,正在做着研究吗?这不是做鬼事,而是科学。“后来有一篇论文在本校的杂志上发表出来。”这是研究成果,本来也是后话,可是作者却禁不住提前说了。
  藤野先生的细心,不仅表现在对“我”学业上的关心,更体现在对“我”人格上的尊重。他想通过自己的巧妙铺垫,相机诱导,让在仙台求学的“我”能够放开手脚,顺利地走上医学研究之路。正因为如此,作者才发出如此的赞叹:“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,他是最使我感激,给我鼓励的一个。”
  两次单独会见,一个特殊地点,既体现出作者构思行文的绵密与熨帖,更凸显出藤野先生对“我”的关心与尊重,处事的精细与周到。细节彰显细心,细心蕴含真情。细节更需细细咀嚼,方能回味无穷。


《语文教学与研究·教研版》

《解读《藤野先生》的一个细节》有5个想法

  1. 您是张斗和老师吗?我是您以前在高河二中的一个学生,李玉转您记得吗[quote][b]以下为张斗和的回复:[/b]
    我是张斗和,93年至99年在高河二中任教,对你有点印象,不知你现在情况如何,请告知我联系方式。[/quote]

发表评论